专业诚信,竭诚为您服务!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离婚纠纷

分享到:0
  原告胡A,女,一九五三年十月十三日出生,汉族,嘉鱼县人,无业。

  委托代理人张B,男,一九四九年六月二十日出生,汉族,汉阳县人,嘉鱼县化肥厂司机。

  委托代理人汪怀珠,湖北南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A,男,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三日出生,汉族,嘉鱼县人,原为个体医生。

  委托代理人蒋国际,湖北南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胡A与被告刘A夫妻登记离婚后财产及精神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原告于二OO一年六月十八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叶汉萍独任审判,于二OO一年七月九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根据案情的需要,本院又于二OO一年八月三十日依法组成合议庭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A及其委托代理人张B、汪怀珠,被告刘A及其委托代理人蒋国际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胡A诉称,我于一九九二年八月与被告再婚,婚后被告专职行医,我承担所有家务。在近九年的共同生活中,我与被告在家庭中地位是不平等的,家庭收入由被告一人掌管,我没有管理权和支配权。现在被告条件好了却另寻新欢抛弃了我。二OO一年六月十二日被告以欺骗胁迫手段逼我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我向法院起诉,要求法院分割我与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房屋、存款及应收债权等共同财产二十四万二千四百三十元。另外,因被告有婚外恋情形,我要求被告赔偿我精神损害费二万元。

  原告为证明其诉称的事实成立,并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原、被告二OO一年六月十二日在嘉鱼县民政局办理的离婚证书。

  2.证人夏C的证言。

  3.证人李D、刘D、胡E、张F的证明材料。

  被告刘A辩称:我与原告离婚时家庭存款一万元及其他财产全部给了原告,我现在是两手空空靠儿子生活。坐落于嘉鱼县鱼岳镇金虾湖90号房屋(以下简称金虾湖90号房屋)是我儿子刘伟建造的。原告要求分割无法律依据。另外,我与原告是自愿离婚,在共同生活期间我没有过错,不具有法定的补偿或赔偿责任,因此,原告要求我赔偿其精神损害费二万元亦无法律依据。因我已年老多病,基本丧失劳动能力,我要求原告适当给予经济帮助。

  被告刘A为了证明其辩称的事实成立,并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原、被告离婚申请书离婚协议书、离婚登记申请书。

  2.金虾湖90号房屋土地使用证,房屋建设许可证。

  3.证人刘G、雷H、王J、刘K、李L等证明材料。

  4.嘉鱼县鱼岳镇茶庵村村委会(以下简称茶庵村委会)提供的转让土地收款凭证。

  5.一九九七年原告起诉与被告离婚时的有关诉讼材料。

  根据原告提供的线索,本院调取的证据有:被告在嘉鱼县茶庵信用社(以下简称信用社)所开的12020×××××号活期帐户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至七月二十八日存取款情况。

  本院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涉案有效证据,认定如下案件事实:

  原、被告于一九九二年八月进行结婚登记后共同生活,双方共同生活时,被告以嘉鱼县茶庵医务室(以下简称茶庵医务室)的名义个体行医,被告之四子刘伟与原、被告共同生活。刘伟系一九七三年出生,一九九三年被告送刘伟到武汉学习牙科,一九九四年后刘伟在茶庵医务室帮被告行医。一九九五年金虾湖90号房屋建造第一层后,刘伟举行婚礼,原、被告及刘伟夫妇共同在此居住。同年该房屋第二层及隔楼建成,原、被告在第一层居住,刘伟夫妇居住第二层。该房屋未办理房屋产权证,房屋土地使用证及建设工程许可证登记的户主为刘伟。刘伟结婚后,其夫妇二人在茶庵医务室帮被告行医,原告操持家务,四口之家共同生活。茶庵医务室于ZOOO年十二月十日停止营业。二OO一年三四月份,被告去过深圳探望刘伟。二OO一年六月十二日,原、被告共同到嘉鱼县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根据离婚协议,被告将以原告名义在信用社所存的一万元定期存款提前支取给了原告,并将夫妻共同财产彩电一台、影碟机一台、家具、自行车和其他日用品分给了原告。

  同时查明,被告在信用社所开的活期存折帐号为12020×××××××××,信用社提供的帐卡查询单反映,被告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在该帐户上取款二万一千二百元,该帐户余额为八十八元七角八分;同年五月十八日,被告存入现金一万元于该帐户,原、被告协议离婚时,该帐户尚存余额为八千零八十八元七角八分。

  另查明,二OO一年三四月份,张F偿还了被告借款本金一万元,利息一千元,同年六月份,张F偿还被告利息二百元;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收回的债权尚有二千二百元,即李D欠被告为一千二百元,刘D欠被告一千元。

  庭审中双方当事人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为以下两点:第一,金虾湖90号房屋产权属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还是刘伟个人财产。第二,原、被告协议离婚时,被告是否隐藏了夫妻共同财产存款四万余元。

  根据原、被告的诉讼请求和本院查明的事实,原、被告当庭质证的情况及各自的抗辩理由,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金虾湖90号房屋产权的认定:

  原告诉称金虾湖90号房屋系其与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财产,其在法庭辩论时称建房时间就是证据之一,其还向本院提供了证人胡E证实建造金虾湖90号房屋第二层及隔楼时被告联系建筑材料及付所有工钱的证明材料。

  被告辩称金虾湖90号房屋产权属刘伟所有,其向法庭提供的证据为该房屋土地使用证,房屋建设许可证,证人刘K、李L、张玉林、代先水、王J等证实刘伟在建造房屋时借款及赊取建筑材料的证明材料,以及茶庵村村委会转让土地的收款凭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提供的证人证言只能说明建造金虾湖90号房屋时组织施工,购进材料和对外结帐的情形,均不能证实实际由谁出资建房的真实情况,且该房屋至今未办理房屋产权证,因此,原、被告所提供的证据均不能证明各自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由于金虾湖90号房屋建造于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建成后由原、被告及刘伟夫妇共同居住生活,刘伟婚前在茶庵医务室同被告共同行医,其婚后夫妇二人均在茶庵医务室工作,原告操持家务,因此,本院只能认定金虾湖90号房屋为原、被告夫妇关系存续期间与刘伟夫妇的家庭共同财产。

  二、关于原、被告协议离婚时,被告是否隐藏夫妻共同财产存款四万余元的认定。原告在庭审中诉称:原、被告协议离婚时,被告隐藏了夫妻共同财产四万余元,即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在信用社取款二万一千二百元,二OO一年五月十八日在信用社存款一万元,二OO一年四月至六月张F还款一万元,还利息一千二百元。

  被告辩称,我与原告离婚前,夫妻共同存款已全部用完,其向本院陈述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取款二万一千二百元后借了一万二千元给刘伟,五月十八日存入信用社的现金一万元系刘伟通过其岳父王J偿还给被告的欠款,被告还向本院陈述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至六月十二日其到深圳探望儿子刘伟请客送礼用了一万余元,偿还了刘G欠款五千元,雷H三千元,其同时向本院提交了证人刘G(系被告房下叔伯兄弟),王J(系其儿子刘伟的岳父)的证明材料及由被告书写的由证人雷H、王J签字的证明材料。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调查的证据,被告当庭的陈述,二OO一年二月二十七日至六月十二日,被告经手的储蓄存款(或现金)共计四万二千四百余元,对于被告所称二月二十七日取款后借了一万二千元给刘伟,五月十八日存款一万元系刘伟所偿还,及偿还了刘G欠款五千元的抗辩意见,因被告除自己的陈述外只提供了王J、刘G的证言,且上述二人与被告系亲戚关系,本院对此不予采纳;因被告向本院提供的雷H证言系其自行书写后由证人签名,根据该证据的来源本院对此证据的真实性、可靠性表示怀疑,对于被告辩称偿还雷H欠款三千元的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对于被告辩称二OO一年三月其在深圳请额送礼一万余元的意见,因其未举证,本院同样不予采纳。因此,根据本地平均生活水平扣除必需的生活开支外,本院认为被告协议离婚时,被告隐藏了储蓄存款(或现金)四万余元。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原、被告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后,原告发现被告隐藏了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共同所建房屋未处置,请求再次分割,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应予支持,对于本院认定的被告离婚时隐藏的夫妻共同财产四万元,离婚时原告分得的一万元存款及其他财物应重新平均分配。因金虾湖90号房屋系原、被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刘伟夫妇共同添置的财产,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对该房屋的份额尚未从家庭共同财产中折出,本院无法确

联系方式CONTACT INFORMATION

  • 张誉
  • 手机:13818798768
  •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邮箱:zygo10@163.com
  •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